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08版:财经·新闻

一场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周边酒店早一两个月就被订满

年轻人为何如此热衷“二次元”

2019年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现场,观众和动漫人物争相合影

  在2019年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会场附近的5公里甚至更远范围内的酒店,早在一两个月前就已经被订满了。早上7点半,展馆还没开门,门口的围栏处就排满了人。进入展会场馆则是人潮汹涌。随处都是cosplay的小哥哥小姐姐、举着手机直播的主播、排队体验互动游戏的观众,很多观展的小伙伴都是来自全国各地,只为第一时间见证这场互动娱乐界的盛会。

  近日,该展会在上海举行。作为全球数字娱乐领域最具知名度与影响力的年度盛会之一,展会吸引了全国乃至全球各地游戏、动漫、电竞、互联网影视、智能娱乐硬件软件等数字娱乐各个领域的爱好者。其中中外参展商近300家,包括网易游戏、天猫、腾讯、盛趣游戏、快手、微软等。

  人潮汹涌全家老小齐上阵

  体验五分钟,排队两小时

  从杭州到上海的路上,记者不断遇到身着各式“二次元”服饰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三五米就能碰到几位,有的身着汉服,有的穿着洛丽塔装,或独行,或三五成群,提着大大小小印着动漫卡通的袋子,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网易游戏今年走的是“中国风”。其带来的“游戏气味时光机”,只需扫码后,把脸贴过去,玩家通过设备上的眼镜,可以观看一段混剪视频,旗下众多游戏产品将会交替呈现,设备将同时喷出各式各样的气味,不同的游戏产品对应不同的气味。比如深耕国风方向的产品,伴随的或许就是书法墨香,比如清新治愈系的产品,伴随的是花草树木的原始芬芳,实现听觉、视觉、嗅觉的统一,仿佛你真的置身在游戏的场景中。

  现场除了年轻的动漫、游戏爱好者,还能看到拖家带口、全家老小齐上阵的亲友团,甚至能看到不少“银发族”。“我们两个老人,带了四个小朋友,来自三个家庭!”70多岁的上海市民齐奶奶,和自己的老姐妹一起来到现场,她告诉记者,自己今年已经是第二次来参加CJ了,两届的门票,都是儿子给她们在网上买好的,儿子也是动漫游戏的忠实爱好者。

  齐奶奶的小孙女梓芮今年8岁,在父亲的影响下,她和12岁的哥哥都成为了二次元的粉丝。齐奶奶说,儿孙对二次元的喜欢,她一开始并不理解,“游戏有什么好,又吵又闹又耽误学习,现在慢慢也能接受了,不沉迷的话,也能锻炼脑子、反应速度、团队精神的。”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

  在“二次元”中找到职业方向

  随着“二次元”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人成为其忠实爱好者,受众年龄层也越来越广泛。由于电竞被正式纳入国家体育项目,也使更多曾视游戏为“洪水猛兽”的人为二次元正名,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二次元”中找到了职业方向,让梦想照进现实。

  在网易游戏展台前,两位人气最高的coser正在和诸多迷妹迷弟合影。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两位看起来风流倜傥的男子,其中竟有一位是个软妹子。“叫我老咸吧!”记者在后台见到这位1998年出生的coser妹子。

  仍在读大学的老咸是土生土长的上海妹子,从小就爱画画,但遭到家人的反对,只得偷偷画。读了大学后,老咸终于有了相对自由的空间,开始研究起了跟画画相关的所有事务,也爱上了化妆。“我开始拿自己的脸当画板来尝试不同的妆容,逐渐开始尝试二次元方向的妆容,第一个正式的cosplay装扮就是阴阳师手游里的角色妖狐。”受到身边朋友广泛好评后,老咸开始走上这条二次元的路,并自学了修图、后期处理、亲手制作道具等等,在圈中逐渐打开名气。

  另一位coser小白也是位“95后”,他告诉记者,他们可以省吃俭用几个月,只为做出全套的装备;可以不眠不休,只为将好的角色、好的片子带给大家;可以顶着烈日、冒着寒冬,穿着与季节不符的衣服;可以忽略周围异样的眼光,只为将这种文化让越来越多人能接受,这一切都归结为:热爱。“做coser也许只是我暂时在做的事,但是发扬二次元、国风文化,从事相关的职业,这个一定是我终身的职业方向。”小白说。

  展会的另一边,钟乐凯正在展台前聚精会神地观看游戏比赛。这位90后的白领男生,已是一位涉网游19年的资深游戏爱好者。市面上但凡叫得出名字的,钟乐凯几乎都玩过。这样一位网游少年的成长历程,免不了遭到家人的反对。可令家人没想到的是,毕业后钟乐凯进入了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游戏板块,凭借自己对游戏多年来的满腔热情和独到研究,让他在公司如鱼得水,薪资也非常可观。

  “电子竞技,其实就是一种坐着的竞技运动,也需要考验团队合作、脑力消耗、手指运动,不同的游戏也有不同分工,有教育类、科普类、益智类、休闲放松类、竞技类等。游戏其实只是众多娱乐方式的一种而已,不应被过度妖魔化,但也不能沉迷其中。”钟乐凯说。


钱江晚报 财经·新闻 a0008 年轻人为何如此热衷“二次元” 2019-08-12 10757498 2 2019年08月12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