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14版:人文·文化

对朱家溍老人的回忆,让昨天下午的杭州书屋充满温情

一本书,一群人
带着一位文博老人“回家”

《父亲的声音》书影

  本报讯 在故宫成为网红的日子里,不知有没有人想到朱家溍这个名字。他的“身影”,在如今的故宫到处可见。

  第一个恢复故宫宫殿原状陈列的人,是朱家溍;第一个利用养心殿造办处的活计档,为文物展览与研究服务的,是朱家溍;故宫25大类的文物藏品中,其中十几个类别的最早研究者,也是朱家溍。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朱家溍去世15年之后,女儿朱传荣写了回忆父亲的第一本书,取名《父亲的声音》,由中华书局出版。

  昨天下午,杭州晓风书屋体育场路店,朱传荣带着这本新书“回家”了,做了一次讲座:我的父亲朱家溍。

  是的,朱家溍是杭州萧山人。

  萧山朱氏是朱熹后人

  来杭州前,朱传荣特地做了一份56页的PPT,还准备了详细的讲稿,因为要讲故乡的事。

  元末战乱中,朱熹的七世孙朱寿逃难到浙江,“开族于萧邑。”

  在萧山落脚的村子原来叫金家坛,后来朱姓多了起来,改叫朱家坛,如今还在。

  这个下午,书店一下子出现了好多萧山人。正在书店招呼大家的晓风书屋老板娘朱钰芳也姓朱,也是萧山人;朱家溍的学生、浙江博物馆的王屹峰的妈妈也姓朱,萧山人;而这本书的编辑朱玲,也姓“朱”。

  朱家溍和朱传荣,是父女,也是同事。

  朱传荣也是故宫人,原故宫出版社副总编辑,2012年从《紫禁城》杂志退休,如今还在故宫博物院上班(退休返聘)。而她在“家世简述”中对父亲朱家溍的介绍,职务、荣誉、研究涉猎,全都略去,唯有最后一句:父亲的大半生一直服务于故宫博物院,2003年在北京逝世。

  为什么去世15年后才出这一本写父亲的集子?

  “父亲去世后,我总觉得自己对父亲、对许多事还不够了解……我写不了《我的父亲朱家溍》这样的书,我只能先收集,把过去可用的东西收集起来,在收拾这些文字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你越了解,就越发现不了解的东西更多。长辈们都已经离开了,天人阻隔不能再见,是伤感的。但能有机缘让我用阅读的辨认的方式去和长辈谈话,成为我人生最大的福祉。”

  我们只是文物的保管者

  朱氏一门到朱家溍四兄弟,多与博物馆有关。

  朱传荣的祖父朱文钧(号翼盦,自号欧斋),历任国民政府财政部参事、盐务署厅长等职,后脱离政界。故宫博物院成立之初,他被聘为专门委员,负责鉴定书画碑帖,极为当世推重。还有曾供职浙江省文管会的长兄朱家济先生,曾受陆维钊先生聘,成为浙江美院书法专业创办时的主力教师。

  2014年,朱家溍诞辰百年,故宫博物院以“欧斋墨缘——故宫藏萧山朱氏碑帖特展”作为对他的纪念,同年出版由朱家四兄弟誊录的《萧山朱氏旧藏目录》,也冠以“萧山”。

  可能一些老杭州会有点印象:1994年中秋节晚上,杭州明珠新闻里,出现了朱家溍的身影。这一天,浙江省博物馆新馆落成,也就是现在的浙博孤山馆。浙博书画馆展出了四件稀世珍品:北宋名家李成的《归牧图》、许道宁的《山水》、南宋画院四大家之一夏圭的《山水》及宋人画《邃堂幽静》。这是萧山朱氏向国家捐献的第四批珍贵文物,除上述4件外,还有11件历代法书、绘画精品等。

  朱传荣在现场告诉大家一组数字:故宫所藏碑帖文物中,一级品有203件,其中祖父捐赠的56件,占27.6%。二级品有282件,占8.3%。

  “我们家从来都认为,我们只是文物的保管者,从来没有认为是我们家的私有财产,父亲把它们捐出去,我们没有任何意见。”

  本报记者 马黎


钱江晚报 人文·文化 a0014 一本书,一群人
带着一位文博老人“回家”
2019-04-15 9899490 2 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