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05版:杭州新闻·热线

文章导航

家门口的河道,怎么又臭了

杭州浅草名苑的居民为此烦透了心,记者调查其中原因,各方说法不一
本周三,杭州市“12345”将召集相关单位进行现场督办

左图:河水不仅发臭还泛着浮苔。
右图:同样是死水,围堰以东河段水质截然不同。

  杭州江干区笕桥街道浅草名苑附近有一条河,业主王先生自2010年入住以来,就一直被一墙之隔的这条河流困扰着,因为它实在是太难闻了。

  这条河名叫六号港,它在小区门口附近拐了个弯,与笕桥港相接。

  去年,六号港两端筑起围堰,抽水清淤,修复驳坎。清淤后清水入河,水清见底,王先生和其他业主很是欣喜了一阵,以为终于摆脱了烦恼。没想到的是,就在前不久,围堰尚未拆除,河水重新变脏变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先生沿河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污染源,向工地施工人员打听也得不到答复,无奈之下拨打了杭州市长公开电话12345。

  记者现场调查:

  一个月前

  清澈的河水重新返臭

  昨天下午,钱报记者来到六号港边。机场路沿线桃红柳绿春光明媚,但一到同协路机场路口,一股淡淡的异味就钻进了鼻孔。靠近浅草名苑,臭味就更明显了。

  站在小区门口的桥上,一道围堰将六号港与笕桥港隔离,围堰的喷绘布上写着“六号港综合整治工程”,施工单位是浙江中南建设集团。从小区南墙的缺口来到河边,河道两岸的驳坎已经成型,只剩压顶还没完工,现场有一些工人在做绿化提升。

  河面上没有垃圾,但能见度不好,河水呈墨绿色。靠得越近,臭味越发浓烈,记者沿着河岸走了一个来回,头有点晕,也有点犯恶心。

  “这次发臭就在不到一个月前,几乎是一夜之间。”岸上,家住2幢的杨先生说,“我前一天来散步还好好的,第二天就又黑又臭了,连鱼都浮起来一大片。这样的气味,人都待不住,何况是鱼!”

  杨先生说,去年4月开始,六号港两头筑起围堰,抽干河水,挖掘机沿河清理了淤泥。“重新放水那天我来看了,水很清,之后一段时间也没异味,河里还有了鱼,大伙都很高兴。”

  河水重新发臭后,他也沿河找过,没能找到排污口。和王先生一样,他现在每天也是南窗紧闭,不敢打开。

  综治工程负责人:

  河水返臭

  可能是泵站排污引起的

  河水返臭,到底是什么原因?六号港南岸,有一座笕桥泵站。在现场,综治工程施工方中南建设以及甲方代建公司都表示,河道整治时截污纳管均已到位,这段河道里已没有一条污水管,返臭应该是泵站应急排污导致的。

  甲方代建公司项目负责人汪朝政说,清淤时已经清到了砂石层,不存在淤泥返臭。“泵站有一个应急出水口通往河道,遇到雨天处理量大,而下游七格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又有限,来不及处理的污水可能就会超出应急出水口,排到河道里。”

  汪朝政说,综治工程施工时,他们和施工方与泵站协商过多次,对方表示这个问题没办法解决。“最后他们说,我如果要排水了,给你们打个电话。我接到过多次,就是通知我一声,又不解决任何问题。”

  赶来现场前,笕桥街道城管科的徐建峰专门去了一趟笕桥泵站,看看对方是不是设备存在问题。“我知道前段时间他们在维修,但目前设备没有坏,今天的水位也是正常的。”

  到底是不是泵站排污引起的河水返臭?徐建峰说他不敢确定。“没有证据证明它排污,也无法证明它没排。”他推测,对岸的农居房已经全部拆迁,河水发臭也有可能是小区有污水进来,加上两头围堰还没拆除,河水无法流动,也没有配水,成了死水,底泥返上臭味也有可能。“但目前都没有办法完全断定。”

  但杨先生认为,如果没有外源性污染,即使是死水也不应该臭成这样,因为河道东侧围堰以东的河段,同样是死水,但水质截然不同。

  记者看到,一堰之隔,一边的水体能见度至少有三四十厘米,也没有臭味;而另一边的河水能见度几乎为零,泛着令人起腻的浮苔。

  那么,六号港综治工程究竟何时能完工?施工方中南建设项目经理陈成说是今年下半年,但具体时间未定。

  市水务集团:

  泵站超负荷时

  部分雨污合流水可能会入河

  钱报记者来到笕桥泵站,泵站的李站长表示,泵站属重点安保单位,不接受采访。但他表示,泵站污水倒灌、满溢污染河道,“绝对不可能。”

  记者随后又联系了笕桥泵站所属杭州市水务控股集团安全生产部调度中心副主任蔡慧野。

  他告诉钱报记者,江干区的这一片区域,地下管网雨污分流不太彻底。“照理无论晴天雨天,每天的污水量总体是稳定的,雨水不应进入污水管网。但目前无论是笕桥泵站还是下游的七格污水处理厂,雨天的处理量都要比晴天大得多。”因此,当泵站超负荷运行,来不及提升,有一部分雨污合流水可能会流入河道。

  今年春节前后,杭州度过一个反常的、漫长的雨季,似乎可以印证蔡慧野的说法。而七格污水厂处理的几乎是大半个杭城的污水,那么是不是雨污分流不够彻底的问题并不仅存在笕桥或江干一带?“应该说,杭州大系统总体已实现雨污分流,但在江干区城区的收集支管上还存在着一定的截流式分流。目前杭州正在加快零直排2.0的打造工作,以实现大系统到毛细血管的全域式彻底分流。”蔡慧野说。

  回到六号港,情况会更加复杂些。虽然综治工程施工方坚称截污纳管已经做到位,但蔡慧野认为,如果是截流式的纳管工程,雨水和污水是一同往纳管中送,雨污系统中间有道堰墙隔开。“正常情况下没有问题,如果雨量大,两者也可能会漫过堰墙混在一起。”

  同时,由于目前这一段河道是断头河,为不流动的死水,这些天气温上升,也会导致水质变差,产生明显的臭味。

  六号港虽然还没有完成综合整治,但每天气味熏人,却是浅草名苑的业主们不得不时刻面对的困扰。发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到底能不能解决?曾经清澈过的河道到底能否重新清澈起来?钱报记者获悉,本周三,杭州市“12345”将召集相关单位进行现场督办,以期核实情况并提出处理意见。对这条河的问题,本报将持续关注。

  存在类似问题的河道,在杭州是否只有这一条?欢迎在“浙江24小时”客户端跟帖留言,或拨打96068热线告诉我们。


钱江晚报 杭州新闻·热线 a0005 家门口的河道,怎么又臭了 2019-04-02 钱江晚报2019-04-0200013;9808916;9808921|;9808920| 2 2019年04月02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