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04版:基因编辑事件追踪报道

钱报记者深圳对话贺建奎合伙人

其表示自己目前也联系不上贺建奎,工作中他是个执着的人
南科大贺建奎的办公室已被封;和美医院负责人称不认识他

南科大贺建奎原办公室已被封。
深圳和美医院

  27日,全国多地大雾。同样笼罩在迷雾中的,还有备受争议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

  26日,南科大副教授贺建奎(目前处于停薪留职状态)及其团队对外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双胞胎姐妹于11月,在我国健康诞生。

  这个消息,迅速引发一场波及学界甚至全社会的争论。

  事发后,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南方科技大学等与贺建奎有关的机构和单位纷纷作出反应,否认与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项目的关联。

  舆论风暴下,几乎所有贺建奎的相关方,都选择了撇清关系。

  但是这关系,真那么容易撇清吗?27日,钱江晚报记者赶赴深圳,探访多家涉事机构与公司,试图揭开这场基因编辑事件的“罗生门”。

  深圳和美医院:负责人自称不认识贺建奎

  下午2点,钱江晚报记者抵达深圳。

  第一站是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下称深圳和美),据中国临床试验申请中心资料显示,基因编辑婴儿项目正是获得了该院伦理委员会的审批。

  尽管深圳和美昨日下午紧急否认与此事有关,但有媒体发现,昨天下午已有深圳市卫生监管部门工作组对医院进行了调查,直到晚上10点30分才离开。

  下午2点半,记者抵达位于南山区的深圳和美医疗妇儿科医院。走进大门,一盏金黄大吊灯下,接近百平米的一楼接待大厅,有不少媒体记者赶到。

  记者看到,医院就诊者并不多,路过的医护人员也大多行色匆匆。

  对于记者的到来,院方安保人员以“无关人员不得入内”的理由,回绝了记者上楼采访的要求。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位院方公关人员下楼告知,“今天中午我们总经理已经召开过新闻发布会,内容已在网络上公布,她目前很忙,不便接受采访。”

  公关人员所说的“发布会”,是指医院总经理程珍中午发的声明:医院怀疑贺建奎的报告作假,并已向警方报案。通过询问那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的7名文件签署人,相关人员表示字迹很像,但均没有签署过这份文件。医院方与贺建奎没有关系,她本人也不认识此人。

  而奇怪的是,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12月10日,和美医疗就曾公布,与PhayathaiHospitalGroup、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公司(下称深圳瀚海)及健康卫视订立框架协议。到2016年1月,和美医疗成为瀚海基因签约的第一个无创产前监测客户,而深圳瀚海的创始人与法人代表就是贺建奎。

  此外,天眼查显示,2017年7月,瀚海科技董事名单中一位名叫林志通的人士,同时担任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的监事一职。而在和美医院官方网站2015年的一篇文章当中,林志通的头衔为“和美医院CEO林志通先生”。

  深圳因合生物:总经理说贺建奎很执着

  下午3点50分,钱报记者来到位于深圳市宝安区庭威产业园的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因合生物”)。

  此前,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得知,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因合医学检验实验室法人均为贺建奎。

  因合生物位于深圳市宝安区庭威产业园内。

  走进因合生物公司,钱江晚报记者见到有执法人员正在对公司进行检查。公司总经理陈鹏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他对此解释:“这是例行检查,因为公司最近有一个实验室在最后的验收环节,和这次的事件没有关系。”

  针对这次基因编辑事件,陈鹏表示,“公司从事的是癌症早期检测项目,目前仍处于研发阶段,完全没有参与基因编辑婴儿项目,无论是技术、场地、人员、资金。事前也完全不知情,事件曝出后,我们也很意外。”

  陈鹏进一步解释,贺建奎是公司法人、董事长、大股东,是因合生物的科学创始人,他并不参与公司的实际运营管理。陈鹏说,贺建奎通常每一到两周会来这里,聊的主要也是关于因合生物将来的战略发展和技术方向储备这个层面的问题,“他会给出一点建议,其他方面聊得很少。”

  陈鹏说,最近一次见贺是一周前,事情发生后,也尝试过联系贺,但联系不上。

  陈鹏表示,就他所知的情况而言,瀚海基因和因合生物应该都和这次事件没有关系,“他的这个队伍,具体是他自己拉的第三方科研队伍还是别的公司的队伍,我也不确定。”

  陈鹏说,他和贺建奎相识于2015年的一次学术活动上,当时贺建奎跟他交流癌症早筛这个领域的技术,陈鹏非常感兴趣,觉得投缘,于是2016年初,两人共同创办了现在这个公司。陈鹏表达了他个人对贺建奎的欣赏,在以往和他的交流中,他很认同和信任贺建奎。

  在陈鹏眼里,贺建奎是一个非常执着,有毅力,是想做事的人。从他的角度来看,贺建奎并不是一个目前在公众看来一心追逐名利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他(贺建奎)如果是逐利的话,在因合这里,他有很多可以实现资本运作套现的机会,他都没有,他只是希望可以和股东进行资源整合,把公司做好,所以我不认为他是一个逐利的人。”陈鹏说。

  “贺建奎1984年出生的,我比他年长一岁,我觉得这件事对他来说也好(算是一种教训),他这么年轻,有这样的一些经历,不一定是坏事。”陈鹏说,“其实我挺想联系他,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无独有偶,在深圳罗湖进源大厦的瀚海基因,相关负责人也明确否认瀚海基因实验室为“基因编辑婴儿项目”的实验室。 其表示,“贺建奎基本只负责主导瀚海基因的战略发展,并不参与公司直接管理,在公司的时间也不多。”负责人表示,瀚海基因主要业务为基因测序仪制造,和基因编辑并非同一概念。而针对此前与和美医疗的合作,其解释,“这只是一个意向式的初步合作,实际上协约签订后,二者之间从未展开过实际合作。”

  南科大:贺建奎原办公室已被封

  下午5点20分,钱江晚报记者来到南方科技大学,探访贺建奎办公室。

  刚到南科大校园门口,钱报记者就被保安拦下,保安说,没有卡不能进。记者辗转从一个施工的边门进了校园。

  事后记者了解到,从昨天开始,对于进入南科大的外来者,检查变得比以往严格很多。

  记者来到南科大第二科研楼贺建奎之前所在的生物系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在336。昨天有媒体探访时,他的办公室门口还贴着瀚海基因(贺建奎系瀚海基因的法定代表人)相关技术被Nature子刊报道的海报,办公室窗口还挂着贺建奎的名牌。不过,27日的情况完全变了,办公室已经被封,门口张贴的宣传海报不见了,贺建奎的名牌也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用两张A4纸拼贴而成的“请勿进入 后果自负”,拼贴处盖着“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的公章。

  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老师说,贺建奎名下拥有很多公司。他的微信个性签名是这样写的:贺建奎-南方科技大学-瀚海基因-因合生物。

  同时,也有老师透露,贺建奎用于基因编辑技术的资金,或许来自于他自己的公司。

  钱报记者在楼下碰到了一名自称是南科大大四本科生,他告诉记者,他大一大二的时候还听到过贺建奎的名字。他说,贺建奎是给他们本科的生物课授课。但他从师兄那里了解到,贺建奎上课一般。他说的这个一般,指的是如果不做好预习,不太听得懂。

  据新京报报道,记者在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研究室官网发现了针对参与试验志愿者的知情同意书。据知情同意书披露,项目经费来自南方科技大学。此外,项目组承担每对夫妇的试验费用28万元。志愿者无故退出项目需要偿还此前项目组提供的所有资金。针对这一消息,南方科技大学相关工作人员回复钱报记者称,他们已经关注到相关信息,目前正在组建委员会进行调查,届时会公布相关结果。


钱江晚报 基因编辑事件追踪报道 a0004 钱报记者深圳对话贺建奎合伙人 2018-11-28 8852911 2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