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z0003版:法苑

在歧途走了四年,他最大的心愿是回家

  在歧途走了四年,他最大的心愿是回家

  潘思聪/文

  4年间疯狂盗窃200余起,盗窃足迹遍布全省各市,最远甚至抵达江苏、安徽,多次被警方抓获却仍恶习不改,路费靠偷,吃住靠偷,在被抓时他袒露心声,缺少父爱没有母爱,现在只想回到老家重新做人。

  “没有钱了就要做啊,厂里工作又不会做,只有靠偷才能维持得了生活……”

  这本是一句网上流传的段子,却没曾想在安徽人小于(化名)身上成为了现实。

  从2014年开始盗窃,至今已是连续盗窃的第四年,小于俨然已经是斡旋在省内各个派出所的老面孔,原本应是正值豆蔻年华的脸上,刻满了与同龄人不同的成熟与市侩。

  2014年,小于第一次对一家沿街店面实施盗窃,“觉得这样来钱快,不用自己做苦力活就能来钱……”被抓后的小于说。

  2015年,小于为了逃避警方的抓捕,用偷窃电瓶车和沿街店面的钱,跑到了杭州,窃足迹沿着杭州一路走过义乌、金华、江苏、永康、绍兴,他也想过回老家安徽,可是在安徽实施过几次盗窃之后,小于来到了嘉兴。

  今年6月27日,生活再次陷入窘境的小于又一次故技重施,对南湖区亚澳路上的两家沿街店面实施了盗窃,偷来的两百块钱被他用于开销很快就花个精光,等到被警方抓获时,小于身上已经一分钱不剩。

  面对南湖警方的审讯,小于一脸的无所谓,可当民警问及小于父亲的联系方式时,原本还笑嘻嘻的小于陷入了沉默,半晌才说出一句:“我能背出他的号码,可是他的电话我打不通,他从来都没管过我。”

  因为这一句话,东栅刑侦队民警金平多留了一个心眼,在审讯中,没有以严厉的口吻,而是站在一个大哥哥的角度循循善诱,终于,小于卸下了心防,将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一一告诉了金平,“这几年来,我过的日子就像过街老鼠,困了累了,就在网吧或路边睡一觉,虽然我有家,可实际上更像个孤儿……”

  小于告诉金平,这四年来,他踏入歧途,偷过的沿街店面和电动车,少说总计也有200多起,也曾多次被警方抓获接受处罚。

  据小于交代,其实他的偷盗根本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只是在沿街店面中寻找仅有玻璃门上锁的店面,轻轻一推就能通过夹缝钻进里面。在审讯临近结束时,小于开口向金平提了一个请求,“能送我回家吗?”

  还没等金平回答,小于又一次开口,“如果不能回老家,出去以后我还是只能靠偷维持生活,现在,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回老家。”

  目前,小于因涉嫌盗窃仍在接受警方审讯。

  “由于他身上涉及的盗窃案较多,我们仍将对该案进行进一步调查,但他的请求我们会予以帮助。”金平介绍,“等案件结束,小于得到了应有的法律惩罚,我们会给他买好回老家的车票,希望他能改邪归正,重新做人。”

  同时,金平也表示,会积极联系社会福利机构,为小于提供救助。


钱江晚报 法苑 z0003 在歧途走了四年,他最大的心愿是回家 2018-08-10 钱江晚报2018-08-1000007;钱江晚报2018-08-1000008;钱江晚报2018-08-1000009 2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