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03版:浙江新闻·抗击安比

在距离台风最近的地方,四种身份、四种视角,本报记者记录了他们眼中的“安比”——

追风者:我就是第一道防线

石浦镇檀兴渔村的村主任朱德兴和其他300多名“定人联船”责任人是保障渔船安全最基层的防线。

  台风“安比”,之于浙江,它是一个距离越来越近的名词;而对于卫星云图来说,它则是一个走位飘忽的动词。

  7月21日17时,它位于舟山东南方向约410公里的洋面上。人未到,风雨先至,几乎所有浙江沿海的人都知道它或登陆或穿越的消息。

  为了记录第一时间的台风过境,钱报记者昨天奔赴距离台风最近的舟山和宁波。我们遇到了很多人,他们有的是刚来舟山准备度假的游客,有的是回港避风的船老大,有的是坚守跨海大桥一线执勤的高速交警。台风“安比”将这些陌生人联系在了一起。我们试着,用四种不同身份的追风者的视角去记录不一样的“安比”——

  民宿老板@安比:

  这个周末至少损失了两万多

  21日,在距离舟山朱家尖南沙海滩边不远的位置,大排档的老板们正加紧固定自家的摊位。大排档的承包人老张皱着眉头。”好好的周末,都被这台风毁了……“

  老张是安徽人,二十多年前退伍后来到舟山打拼,三年前从史师傅手里承包下了大排档,经营得有声有色。“七八月是游客最多的季节,平时周末一天能有百来号人在大排档吃饭,之前民宿28个房间都被预订一空,但是台风一来,房间全部退订,大排档也没了生意,这个周末我至少损失了两万多……”

  “定人联船”责任人@安比: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21日,象山县石浦镇好望角港口,几十艘渔船整齐排开,本是因休渔停靠在此的渔船,却即将迎来一场未知的挑战。

  “安比”的到来可忙坏了石浦镇檀兴渔村的村主任朱德兴。檀兴渔村有几艘渔船就停靠在石浦镇的五冷码头、小国芳码头和好望角港口,而他正是这几艘渔船的“定人联船”责任人。

  “定人联船”本是象山县为掌握和控制禁渔期渔船动态采取的措施,但2016年底,“定人联船”的责任延伸至防台。

  “陈夏平,台风还是有可能在象山登陆,越来越近了,你的船还在不在好望角码头,有没有停好?”下午两点,朱德兴开始顺着联系单给船老大们打电话。从20日下午算起,这已经是朱德兴第六次联系船老大们了。而若在平时休渔期,这个电话频率一般为一周一次。

  海边的天气时阴时晴,“台风雨”一阵接一阵,天空中的云彩也呈现出典型的“台风云”的形状。“我得去看看。”经验丰富的朱德兴感受到“安比”的气息,拿着联系单就往码头走。 “如果台风真的从象山登陆,这些船都得提前转移到安全的锚地。”朱德兴边走边说。

  不止是朱德兴,象山县的每一艘渔船都有指定责任人,这300多名“定人联船”责任人共同组成防台期间保障渔船安全最基层的防线。

  停泊在锚地的船长@安比:

  我听过你的尖叫声

  “现在风大概有8~9级了吧。”听着外面越来越狂暴的风声,舟山海星轮船有限公司“普陀山”号的船长韦红兵昨天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这将是他和船上另外43位船员的又一个不眠夜。

  要是没有“安比”,昨天下午4点半,他们这艘往来上海和普陀间的客船,应该是在海上航行了。然而现在,船却停靠在沈家门马峙锚地。尽管已抛好双锚,船的抓力已相对比较稳,尽管船只都已拉开了安全距离,但韦红兵还是有一点担心,“担心一会儿风太大会走锚。”

  这次安比的“正面袭击”,在韦红兵20年的航海生涯中,也是不多见的。

  遇上这样的台风是什么样的感受?钱报记者问韦红兵,“风在尖叫,雨已经不是雨,就像天上往下倒水,能见度很低,在甲板上对讲机基本上是摆设,需要靠灯光信号才能交流。”“从甲板上巡视回来,整个人一定是湿透的。要是风继续加大,停泊的船只需要启动机器‘顶风抗台’,才能保证安全。”

  “现在还没有开始下雨,船上的人会按照4小时的间隔来轮班,但是,谁能睡得着呢?”韦红兵像是对记者,又或者是对自己说。

  高速交警@安比:

  守在这儿是为了平安出行

  晚上九点,连接舟山和宁波间的甬舟高速舟山跨海大桥上,风力已开始逐渐增大。小车行驶在桥面上,都会有一点轻微的“飘”。

  不过,这样的大风在高速交警舟山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王栋的眼里,简直就是“常规操作”。“因为跨海大桥建在海面上,空间开阔,每年有200多天大风。”

  这是高速交警王栋从警的第九个年头。九年的时光中,王栋经历了无数次台风洗礼,“印象中2013年的台风‘菲特’。台风来临的时候整个跨海大桥上狂风大雨,我们所有民警在暴雨中坚守在高速收费站的口子上分流车辆,前后连续战斗五天五夜。”

  虽然面对台风早已经验丰富,但此番“安比”来袭,高速交警依旧做足准备。“我们全体高速交警已经停休回岗,目前先对大桥主线车道限速80公里/小时,等会再观察一下,可能凌晨十级风圈逼近后,就要全线封道。”

  此刻,他刚刚从路面执勤回来。“有些货车货物装载比较高,在跨海大桥上遭遇横风时,有可能会侧翻,我们要在收费站对这些准备出城的货车进行劝返。”王栋这个时候已经工作了一整天,但今晚必定无眠。“只要司机乘客平安出行,这就是我们最愿意看到的画面。”

  本报记者 吴崇远 黄伟芬 俞跃 楼友丰 王世琪 应磊 郭戟铠

  通讯员 胡颖辉 殷思丹 陈光曙 金晓巍 文/摄


钱江晚报 浙江新闻·抗击安比 a0003 追风者:我就是第一道防线 2018-07-22 7834879 2 2018年07月22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