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g0005版:淳安生活

油画发烧友余水生——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画痴狂”

  不工作不成家,天天睡醒了就画画;不充话费不买大米,一有钱就用来买画笔、颜料、画册……在汾口镇的射墩村,有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画人“奇葩”,天天为画画而活,到了痴狂的境地。

  这个发烧友叫余水生。

  一本5元钱画册

  燃起无尽的画画激情

  每一个热衷画画的人都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理由。有的人是因为从小的耳濡目染,有的人是因为父母的培养与期许。而余水生与画结缘,源于1991年的某一天,他在旧书摊上看到一本《人体结构》,便毫不犹豫地花5元钱买下了那本书,开始人体骨骼的临摹,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年,他24岁。

  早年的那本画册或许已销声匿迹,但余水生对画的痴情如涛涛江水绵绵不绝。走进汾口镇射墩村,热情的村民指着村口小房子上那个光彩夺目的“孝”字说,那就是余水生给村里画的。余水生的家位于村中间,一幢两层楼的简易房,房子虽已陈旧,但满墙的手绘与涂鸦着实让人眼前一亮。一边是炯炯有神的白胡子老爷爷,一边是栩栩如生的大老虎,余水生说那是1997年画上去的,20年了不但没有褪色,还是那么生机勃勃。

  余水生的房间里、阳台上满是油画,有已经完成的作品,也有架在画板上正在创作的。房间里除了一张睡觉的床,大部分地方都被画画的工具和颜料占据了。余水生说:“我把我所有的积蓄都用来买画画的东西了,我可以不吃饭,但就是不能不画画。”

  身边人都说他“不务正业”

  但他的油画业余中透着专业

  “他就是一个画痴,为了画画,四五十岁了还没成家立业,也没有找一个正经工作养家糊口,和年逾古稀的老母亲相依为命。” 在邻居们眼里,余水生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

  是的,余水生把所有的钱都投入了画画。没有钱交话费,他每天依靠哥哥家的无线网,与外界保持着联系,通过网络学习画画,寻找临摹的作品;没有钱交电费,天黑了,老母亲就会切断家里的电路,阻止他深更半夜无休止地画画。

  “我曾经为了画画离家出走,父母都觉得农村人不能靠画画吃饭。我一个人在火车站坐了整整5个小时,想自己到底何去何从。最终去了西安,靠给人刻字、刻碑赚点生活费。”余水生说,“后来,在一位美术老师的推荐下,我去了金华,进行了2年的封闭式学习。因为没钱,半途而废了。”

  余水生的油画规格大小不一,许多大幅作品一画就是三四个月,虽然没有原创作品,但他临摹的都是大家之作,画画功底深厚,临摹的细致入微,让人惊叹。也有专业人员,在看了余水生的作品后,感叹“高手在民间,余水生的油画业余中透着专业”。

  “不务正业”的余水生虽然至今没有卖出一幅画,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创作的激情与动力。“我之前画的大部分都是人物,以后我想画画风景,我想画钱塘江。当然,我最大的心愿还是墙绘,用自己的爱好为打造美丽乡村做一点贡献。”


钱江晚报 淳安生活 g0005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画痴狂” 2017-05-19 3936763 2 2017年05月19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