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04版:热点

文章导航

高铁晚点6小时,末班车就等了6小时

尽管,只接上3位乘客

驾驶员张师傅说,一切值得,因为:公交车有终点,但工作没有

深夜,16路公交车在站点等待。
有12年驾龄的公交车司机张俊浩。

  在日本北海道,曾经有一个车站,每天只有一趟往返电车,乘客只有一名女高中生,直到女生毕业后,车站才正式关闭。

  这座一个人的车站,温暖了很多人。其实,这样暖心的事,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上演。

  张俊浩是金华一名公交车司机,每天晚上9点,他都会开着16路公交车,到金华南站接人。按照列车时刻表,晚上9点35分,从西安开来的G1884次列车将会进站。这是南站的末班车,张师傅的任务就是接送这趟车的乘客。

  就在不久前,G1884次高铁因为一场大雪晚点,张师傅和BRT2号线驾驶员杜师傅,两人一直在停靠站默默等待。

  高铁站等待6小时

  接上了3位乘客

  事情发生在11月21日,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天,但在不少金华人的朋友圈,这件事却热度不减。

  昨天,我们找到了当天16路末班车司机张俊浩,聊起那天的情况,他一个劲地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张师傅说,那天是11月21日,天还挺冷的,晚上9点,他准时开着16路公交车来到金华南站公交站点等候乘客。按照正常节奏,等他做完一整套汽车清洁工作,停靠南站的最后一趟高铁G1884次列车乘客刚好下车。

  跟他一起等待的,还有BRT2号线末班车司机杜晓侠。可是那一天两人左等右等,不见一个乘客出来。

  “难道没人在金华下车?”张师傅觉得很奇怪,就叫上了杜师傅一起去查看情况,这才发现告示牌上显示列车要晚点115分钟。

  张师傅想起早上出门时,听见新闻里提到西北方正在下雪,而G1884次高铁刚好是从西安开过来的,他估计列车是被雪情延误了。

  两位司机没多想,就各自回到车上继续等待。可是两个小时过去了,乘客还是没出现,张师傅又去查看告示牌,发现晚点时间已经变成了358分钟、365分钟……

  张师傅和杜师傅自己也没想到,这一等,居然是整整6个小时。直到11月22日凌晨3点40分,出站口才有了动静。

  担心乘客以为这个点已经没有公交车,张师傅赶紧跑下车,赶到出站口引导乘客上车。他仔细数了数,一共有33位乘客在金华站下车,不过因为晚点时间太久,很多乘客都叫了家里人来接,只有少数几个上了公交车。

  张师傅的16路车,只上来了3个人。等他把所有乘客送到站,再把车子开回公交公司停好,回到家时已是凌晨5点。

  为了对接末班高铁

  等待成了公交司机常态

  “只接了这么几个人,值得吗?”张师傅说,这个问题他被问到过。但在他看来,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这就是我应该做的,哪怕只有一个乘客,我也要等。”

  记者了解到,今年9月,西安至金华的高铁开通,可是接驳公交车却遇到一个问题:如果按照现有公交车的运营时间,等金华南站最后一趟高铁G1884次到站后,公交末班车早已开走。为了方便接送这趟高铁的乘客,16路车和BRT2号线把末班车时间延迟。

  比如16路公交车,晚上6点30分后,每隔一小时就有一趟加班车次,最晚的一趟公交车,则是对接G1884次的乘客。

  有12年公交车驾龄的张师傅,自告奋勇成为这趟末班公交车的驾驶员,并承诺一定会等待最后一位旅客出站。

  张师傅说到做到。深夜的等待,也成了他的常态。

  除了11月21日等待6小时外,11月22日,他等了3小时;11月23日,他又等了1小时……

  兼职城市“百事通”

  给人方便就有意义

  “驾驶这样的夜班车,一等就是几小时,不觉得无聊吗?”面对这个问题,张师傅的回答挺让人诧异的:“几个月开下来,觉得这份工作一点都不乏味。”

  张师傅说,16路公交车连接金华两个火车站,客流量大,乘客大多是外地人,对金华不熟悉。他的角色,除了是公交车司机外,还是这些旅客的首个“求助”对象。

  “每天大概有20多位乘客会坐这趟夜班车,有时候会更多。”张师傅说,候车的时候,他会和乘客闲聊,向外地人介绍金华特产、景点、美食等,“乘客的一个微笑,一句谢谢,我就很开心了。”

  虽然张师傅只是个公交驾驶员,但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份工作能给他人带去方便,他心满意足。“公交车有终点和起点,但这个岗位却没有终点,我会把16路加班车暖心地开下去。”

  见习记者 叶星辰 通讯员 黄紫依/文 时补法/摄


钱江晚报 热点 a0004 尽管,只接上3位乘客 2016-12-06 钱江晚报2016-12-0600013;钱江晚报2016-12-0600016;钱江晚报2016-12-0600014;钱江晚报2016-12-0600015;钱江晚报2016-12-0600018 2 2016年12月06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