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b0015版:人文·文娱

记者探班第二季《中国好歌曲》新一轮录制
刘欢命题,选手在24小时内交出新歌

“七步成歌”玩的是心跳

  前晚,嘉兴学院体育馆里,刘欢度过了让他揪心又惊喜的5个多小时。

  第二季《中国好歌曲》的新一轮录制,连续两天在嘉兴进行。前晚录制的是刘欢队。他要在媒体乐评团的帮助下,选出两首歌进入最终轮。

  和去年不同的是,第二季《中国好歌曲》在第二轮赛制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不再唱盲选时的歌,而是由导师命题,让学员在24小时内重新创作一首新的歌曲。这也是刘欢大力主导的方案。

  现在问题来了,规定时间、规定命题下的原创,真的好听吗?不会限制唱作人的原创能力吗?

  第二季《中国好歌曲》第二轮将于2月13日在央视三套播出。

  其实,去年第一季《中国好歌曲》刚播时,就有很多人质疑其赛制——三轮唱的都是同一首歌,新鲜感在哪里?

  在第二季《中国好歌曲》筹备初期,节目组准备了两个备选方案,一个是让学员在第二轮拿出第二首作品,但不限定作品的创作时间;另一个更为刺激的方案是,将学员安置在一个封闭空间中,在限定的时间内创作出一首新作品。

  随着盲选阶段录制的全部结束,节目组最后敲定“24小时极限创作”的方案。换句话说,《中国好歌曲》第二轮是考这些学员“七步成诗”的能力啊。

  在前晚的节目录制时,刘欢就不止一次表示:“我很担心,这种极限创作环节出来的效果到底好不好。”

  当一位学员以最快速度交出歌曲时,刘欢听着听着就哭了,“我一直担心这种形式他们写不出好歌,听到这首歌我放心了。”

  由全国51家媒体代表组成的“乐评团”,再次掌握了学员的“生杀大权”。刘欢也细心地在乐评团座位两侧,多放了两个音响。录制间歇,他还很操心地走到媒体席,询问大家的视听感受。

  刘欢组的命题是“去年”。为了这组命题,他绞尽脑汁——既要相对宽泛,能让不同风格的歌手都有发挥;又要有一个限制,防止学员用之前创作过的歌曲来充数。

  从记者现场感受的情况来看,刘欢队的5组学员中,只有一组的新原创胜于盲选时的作品,另外一组水准持平,其他三组学员的作品则不如盲选,甚至有一组学员因为太过天马行空,被媒体乐评团打了超低分。


钱江晚报 人文·文娱 b0015 “七步成歌”玩的是心跳 2015-02-04 3781983 2 2015年02月04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