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23版:时评·个论

直播被叫停,主持人惹了谁

  湖北某电视台《垄上行》栏目主持人崔建宾,因为在直播时愤然动怒,被当场中止节目。昨天,这段罕见的直播现场主持人被叫停下场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并且引起理性派与激情派的一场意见相左的争议。

  年轻的主播崔建宾是在点评国家级重点贫困县房县建豪华办公大楼新闻时,被戛然叫停的。主持人在评论中说着说着情绪就来了,表示“反正我是很气愤”。他在泛批一些领导干部“比的不是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比的不是政府服务水平的提高,比的是奢华,比的是出入的排场”之后,用主观的判断推测说,“这样的领导,这样的干部不腐败可能吗,这样的领导干部不腐败你信不信?”

  崔建宾在慷慨激昂地对他们说“思想有多远就滚多远”之后,很不情愿地被当场换下的。他不解、并且不满地央求:“请让我说完好不好?”

  央求无效,画面很快切入与报道无关的内容。主持人不幸因为自己的思想太远,反而被踢出了播音室。

  捅了娄子的崔建宾现在处境如何,暂时不得而知。昨天,很多网民特地找到崔建宾的微博给他打气的时候,不少人在这位年轻的主持人身上,看到的是一个很不专业的笑话。不专业,其实是与资深老到相比较的。在理性派眼里,崔建宾嫩就嫩在了情绪的表露上。你可以泛泛地骂街,却不能点对点地猜测,更不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推断建豪华办公大楼的房县领导干部肯定腐败。

  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从不激怒被批评对象、不给自己的领导添麻烦、保护自己的角度来看,崔建宾在表达的圆润程度上,显然不老到。但是,崔建宾的这番话,从挑刺的目光看是有漏洞,但从善意的目光看却可以是正常的质疑。2013年财政收入只有5个亿的国家级重点贫困县房县,建政府大楼花了1.5个亿,规划核准建5.1万多平方米,实际占了8万多平方米,人均超过中央规定上限5平方米。但是,这个45万人口的贫困重点县,依然还有一大部分中小学校舍属于危房。沉浸在新闻事实带来的情绪中的主持人,气愤是正常的,不气愤反倒不正常了。年轻的主持人是单纯的,没有资深的同行见多了类似事件后的内心平和。所谓嫩,无非是少了些自我保护的经验和世故,没把别人认为该藏的情绪藏起来。

  崔建宾质疑的领导干部腐败,未必是铁定哪位领导干部贪了多少钱。一个国家级重点贫困县,不顾还有大面积中小学校舍危房,敢于顶风建豪华办公楼,把纳税人的钱花到这个地步,至少在工作作风上是不清明的,在执行中央三令五申的规定上是顶着干的,这本身就是腐败的表现形式之一。我们许多经验丰富、将崔建宾被迫“下场”当笑话看的同行,用新闻专业的标准和理性要求这位年轻的主持人,其实很多是对自己锋芒磨圆了、激情世故化了、行为犬儒化了的无视和不自知。

  房县办公大楼有没有违规,房子总盖在那里。愤怒的主持人屏幕之后激怒了谁?究竟是什么权力的尊严,高尚到了可以让一个主持人很没尊严地闭嘴走人?为什么我们的情绪可以包容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如此挥霍百姓的纳税钱,却容不下一个年轻的主持人在这条新闻的评论中质疑腐败?

  习近平曾经指出,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希望同志们积极建诤言、做批评,帮助我们查找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帮助我们克服工作中的不足。

  房县顶风大兴土木,如果没有像崔建宾质疑的那样有腐败现象,完全可以通过调查与监督,大大方方地告知社会,并且当作加勉。《垄上行》这档节目的背后权力容不下带有情绪的批评与质疑,很正常。但是有些人旁观房县大胆花钱的权力不再激动,却很有情绪地嘲笑崔建宾的激情与稚嫩,实在是一件太不正常的事情。你只不过比崔建宾更懂得为一只饭碗妥协而已。房县顶风建豪华办公楼的事,如果因为崔建宾被迫退场而引起社会关注,查一个水落石出,他哪怕不在这个舆论场,房县的百姓肯定把他当作存在的。这就够了。


钱江晚报 时评·个论 a0023 直播被叫停,主持人惹了谁 2014-04-10 钱江晚报2014-04-1000007 2 2014年04月10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