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h0004版:杭州城事·屋檐下

《长寿桥小学第一届毕业生你们在哪里》后续

十多位同学陆续报到
期待半世纪后的再相聚

  一张1962年颁发的小学毕业证书,虽然已经斑驳发黄,却记载着杭州长寿桥小学的一段历史。已经退休的工程师沈兆诚正是这张毕业证书的主人,他想要寻找长寿桥小学的第一届毕业生,也就是他当年的小学同学们(本报1月3日报道)。报道见报后的这几天,热线电话里,陆陆续续接到了好几位当年老同学的来电,话语里满是欣喜和激动。嘿,当年的小伙伴,你们还好么?

  小学的姐妹情延续了整整60年

  66岁的马保仙,沈兆诚的同学之一。那天偶然一翻开报纸,看到这张小学毕业证书,马保仙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心情一下就激动了。

  “这张毕业证书我也一直保存着哪!那年我13岁,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马保仙说,看到报道后,那些埋藏在脑海里的童年记忆也如潮水般涌来。

  “那会儿学校就像个四合院,中间是一个大天井。”在马保仙的记忆里,小学6年的童年是满满的欢乐。那时候没有手机、游戏机,同学们最喜欢玩的就是捉迷藏,黑白配,一个找,其他人藏。下课满院子跑,嘻嘻哈哈,玩得可欢了。而女孩子们呢,还喜欢在天井里跳橡皮筋。

  马保仙说,小学同班有40多个同学,而她和石彩仙、屠如儿是关系最好的三姐妹。“那时候我们一家人就住在龙兴寺的厢房里,离学校很近。其他同学也都住在学校附近,石彩仙家最宽敞,我们放了学就爱到她家玩,一起做作业,聊些有的没的。”吃完饭,马保仙还爱和屠如儿一块,推着大人的自行车到少年宫的大广场上去转悠,又或者和附近的小伙伴们一起端起小板凳,围坐在大人身边听故事。“那会大人们老爱讲些鬼神的恐怖故事,我们小伢儿一个个吓得闭眼捂耳朵,可还听得起劲。”

  马保仙告诉记者,看到报道后,她立马给屠如儿打了电话,原来,儿时的姐妹情在她们中间整整延续了近60年。“十七八岁那会儿,如儿去了乔司农场,我进了工厂,有一段时间失去了联系,后来各自成家,工作稳定之后又联系上了,这不,就一直来往到现在,老姐妹经常结伴出去走走。”马保仙说,现在,她们就盼着当年的老同学能再聚首,光想想就激动得不行。

  当年班里的“学霸”也找到啦

  时隔50多年,沈兆诚的记忆中,还能蹦出一些小学同学的名字,比如当年在延安路上手把手教他骑自行车的洪大训,大队长刘寿喜……而马保仙同样记得大队长刘寿喜,因为读书成绩很好。也是,不管是50年前还是50年后,“学霸”总会成为班级里的风云人物,也总是会留下更深的印象。

  巧的是,这位当年的“学霸”刘寿喜也看到了本报的报道。“真的很想见见这些儿时的同窗们。”刘寿喜说,50多年了,却依然记得学校里的许多老师和同学,比如当年住在学校里的数学老师金佩兰;语文兼音乐老师同时还是班主任的方老师;美术课耿老师……而那些可亲可爱的同班同学的名字,刘寿喜一口气报出了10多个,陈小兔、孙光立、谢小牛……

  昨天,我们也把情况转告给了沈兆诚。沈师傅告诉记者,自从寻找小学同学的报道见报后,已经有10多位同学和自己辗转取得了联系,大伙都特别开心兴奋。“等到人数再凑齐点,我们打算好好会一会,半个世纪后的再相聚,很期待很期待。”


钱江晚报 杭州城事·屋檐下 h0004 十多位同学陆续报到
期待半世纪后的再相聚
2014-01-07 3325892 2 2014年01月07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