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10版:浙江新闻·城事

她救下了轻生的姑娘,谁来救救她

为了救人,41岁的舟山向大姐被严重烧伤,家境困难的她被10万救命钱难住了

  本报记者 史朵朵

  如果不是一场火,41岁的向东青本应该在家照顾患肺癌的丈夫。现在,她躺在病床上,发着低烧,脸部浮肿,睫毛被肿胀挤得倒贴在眼皮上,只能艰难地发声。这场火,让向东青全身烧伤面积达40%。女儿张向飞泪痕未干。

  一起受伤的,还有25岁的小吴,她全身烧伤面积达55%,大部分是深度创面。经历这场火,小吴情绪仍然没有稳定下来,焦躁的喊叫一直回荡在病房的走廊里。不知是疼痛,还是悔恨。小吴的母亲从温州老家赶来,一脸倦容。

  同在一个病房,两家人都没有什么话,沉默成了唯一的交流方式。

  10月17日晚,在舟山打工的温州姑娘小吴失恋后,在出租屋内打开了煤气瓶。向东青前去劝解。煤气突然爆炸,将两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

  劝解过程中煤气突然爆炸

  她像火球一样弹了出去

  小吴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失恋试图自杀。“每次自杀都是我妈妈和朋友一起过去安慰她。”张向飞也认识小吴,她觉得年纪相仿的小吴有点抑郁。

  在商场卖衣服的小吴是向东青通过朋友认识的。见小吴在舟山无依无靠,年纪又和自己的女儿相仿,向东青平时对她很照顾。因为相互住得不算远,有时做好饭,向东青会把小吴叫到自己家里来吃。天气冷了,也惦记着让她多加几件衣服。

  小吴通过网络认识了男友小林,对他一直很痴心,还在胸口文了男友的名字。两人闹过几次分手,为此小吴曾经吃安眠药自杀过三四次。

  出事当晚,两人又闹分手,小吴给向东青打了好几通电话,情绪很激动。向东青和朋友放心不下,立即赶到了小吴在定海康乐新村的出租屋。

  小吴喝了酒,还服了安眠药。向东青和朋友劝了两个多小时。小吴不耐烦了,将她们赶出了门。

  朋友先回去了,向东青也准备回家,可走到半路,一种不祥的预感让她又折了回去。刚到门口,向东青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煤气味。她急切地敲开门,来不及多想,冲进去关掉了煤气瓶。慌乱中,向东青依稀看到小吴手里握着打火机。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了电动车的声音。小吴以为是男友回来了,让向东青出门去看看。向东青刚走到门口,突然一声巨响,屋里聚集的煤气爆炸了。

  “她像团火球一样被弹了出去。”住在隔壁的邻居小应目睹了这一惨状。

  “救命啊!”向东青挣扎着爬起来,头发、衣服上全是火。“我这里有水!”听到小应的喊声,向东青跑去灭了身上的火。但是她仍惦记着小吴,忍着疼痛,跑回出租屋门口大声呼救。

  附近的邻居闻声赶来,有人将煤气罐抢了出来,有人将小吴抱了出来。

  救命的10多万元

  成了一家人的难题

  向东青被送进医院时,张向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头发被烧成一块紧贴在头皮上,全身都肿了,而且还在不停地颤抖。”在张向飞眼中,妈妈就像一片天,现在这片天却突然倒下了。

  这个倔强的女孩为了照顾母亲,辞去了工作,而她的父亲老张仍然躺在西园新村的出租屋里。老张两年前查出肺癌,手术治疗已花去全家20多万元积蓄,如今右侧的肺只剩下四分之一。为了向东青的医药费,老张把做化疗的2万元都拿了出来。“爸爸坚持要先治妈妈,现在他已经停药了。”张向飞嗓音哽咽了,当父亲拖着病体来医院时,三人抱头痛哭。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要照顾双亲,张向飞很无助。现在,向东青的下一次手术费还没有着落。

  记者从医院了解到,向东青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期,还需要住院一个月,下阶段还有一次植皮手术,花费在10万元左右。一直处于低烧状态的向东青大概还不知道,这个数字关系着她的命。


钱江晚报 浙江新闻·城事 a0010 她救下了轻生的姑娘,谁来救救她 2013-10-24 3230533 2 2013年10月24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