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b0003版:全民阅读·特别报道

西泠遗事·鲁迅书法

两段情:鲁迅·徐渭·曹漫之

  2011年5月,91岁高龄的曹漫之夫人蔡志勇将费尽周折、躲过劫难、两代人接力保存下来的鲁迅书法作品《悼丁君》,捐献给上海鲁迅纪念馆。

  关于这幅书法,要回到1962年,浙江省机关事务管理局为了布置重要场所,获悉曹漫之身边有一张徐渭的名贵书法《草书岑参诗轴》,借着曹漫之来杭疗养的机会,同他商量用西泠印社收藏字画交换。曹漫之很爽快地答应下来,他选中了一幅未装裱的鲁迅书法作品《悼丁君》,将其装裱收藏,与人分享。

  而西泠印社所藏这幅《悼丁君》,来自杭州人周陶轩。他出身书香门第,喜结交文人,与郁达夫称兄道弟。因得知周陶轩藏有皇宫贡墨,郁达夫向他索要,周陶轩就要求郁达夫向鲁迅索字交换。于是,周陶轩手里便有了这幅鲁迅书法《悼丁君》。

  20世纪60年代初,周家因生活困难,将这幅鲁迅墨迹出售给了西泠印社。

西泠遗事·鲁迅书法

两段情:鲁迅·徐渭·曹漫之

  一换皇家贡墨

  在杭州城南清泰街和西湖大道之间,佑圣观路东侧,有条九曲巷。

  这条短短的两三百米的小巷子,从清泰街,望向宽阔宏伟的西湖大道,自北而南,一览无余。

  “从上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被书法大家沈尹默誉为‘鲁迅平生写得最好的书法作品’《悼丁君》,就一直珍藏在这九曲巷的周陶轩家里。”西泠印社理事、著名书法家郭仲选之子郭超英向记者讲述道,“在这里,郁达夫与周陶轩等一干好友,时常推杯畅饮,纵论古今,意气风发。”

  过去,城南这一带是杭州有钱人住的“上只角”,胡雪岩故居便在附近。当时,这里如云的名门望族宅邸里,藏着难以计数的稀世珍宝。周家也是其中的望族之一。

  “周陶轩出身书香门第,祖父、父亲两代在清朝为官。他闲居在家,平时喜欢结交名士文人,其中,郁达夫与他亲密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郭超英说道。

  当时,郁达夫在上海与才女王映霞坠入情网。他赶往杭州,到金刚寺巷七号的王家提亲。王映霞的外祖父王二南是当时的杭城名士、南社社员,郁达夫与他一见如故,因此经常住在王二南家。

  “周陶轩是通过表弟黄萍荪结识了郁达夫的。因为九曲巷与金刚寺巷相距不远,他们几个又都喜欢喝酒,所以三人经常一起在九曲巷周家饮酒吃饭,开怀畅谈。”

  这个周陶轩,其家族曾两代在清朝为官,因而藏有皇宫贡墨。郁达夫恰恰喜好古墨,他知晓后,也不客气,张口向周陶轩索要贡墨。

  周陶轩虽闲居在家,却有进步思想,是一位热血青年,尤为敬重鲁迅的风骨。当他知道郁达夫与鲁迅交往甚密之后,便对郁达夫说:“你帮我向鲁迅索来墨宝,交换贡墨即可。”郁达夫答应了。

  1933年5月,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女作家丁玲失踪,社会科学家联盟的负责人潘梓年被捕,鲁迅也遭到恫吓,后又传丁玲被害的消息。鲁迅愤然写下《悼丁君》:“如磐遥夜拥重楼,剪柳春风导九秋。湘瑟凝尘清怨绝,可怜无女耀高丘。”

  这首《悼丁君》,鲁迅先后写过三幅书法送人。这是第一幅,写于1933年6月28日,高65厘米,宽40厘米,题款“陶轩先生教正”和署款“鲁迅”,并钤“鲁迅”白文方印。通篇结构严谨、笔法朴质而浑厚,又与历史事件相对应,堪称历史价值、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俱佳的稀世之宝。

  1962年春节前后,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周家因经济拮据,生活困难。“此时的西泠印社,正在广泛通过多种渠道,收藏古代艺术品和革命历史文物。”郭超英告诉记者,当时周家便以60元的价格,将这幅鲁迅墨宝出售给西泠印社。

  二换徐渭草书

  同是1962年,华东政法学院法学教授曹漫之来杭疗养,住在花港饭店。“当时,浙江省机关事务管理局为了布置重要宾馆,获知曹漫之藏有一张珍贵的徐渭书法《草书岑参诗轴》,便同曹漫之商量,用西泠印社收藏的字画交换,任其在西泠印社(当时称杭州书画社)的三楼库房的一堆文物字画中挑选。”郭超英讲述道。

  徐渭的这幅草书,是唐代著名边塞诗人岑参诗《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作品幅度有丈二之巨,用笔纵肆淋漓,气势夺人,笔势酣畅,布局遒劲,而徐渭的书法却极为稀少,海内外亦属罕见。

  “这是曹漫之在绍兴一藏家家中遇见,用自藏的八张珍贵古画换来的,其中八大山人四张、石涛二张。”郭超英说,曹漫之将这幅徐渭的书法带在身边,不时揣摩欣赏。

  在西泠印社的库房中,曹漫之独独选中了一幅《悼丁君》。机关事务管理局的人员觉得,只挑一张,尺幅不大,份量太轻,条件不大对等,便劝他多挑几张。奇怪的是,曹漫之执意只要这一张,不肯多取。

  “这是因为,曹漫之早年参加革命,一直非常崇敬鲁迅,还组织过‘鲁迅读书会’,一生都在研读鲁迅。这次交换,他只取鲁迅的一幅书法,可见鲁迅在他心目中的位置。”郭超英告诉记者,交换完毕后,他在墨迹右下角钤上“胶东曹漫之印”的白文收藏印,将它重新装裱收藏。“鲁迅的老友沈尹默,曾借去在家里挂了半个月。”

  郭超英说,徐渭的这幅书法,因受保管条件的限制,不久被送回西泠印社文物库房。1963年西泠印社建社60周年庆典之际,曹漫之将其作为贺礼,转赠给西泠印社。半个多世纪里,西泠印社在国内外的多次重大展事中,均能看到这件藏品。

  半个世纪来,鲁迅《悼丁君》书法作品在曹漫之家可谓费尽周折,躲过劫难,由两代人接力保存下来。2011年5月,曹漫之夫人蔡志勇将其捐献给上海鲁迅纪念馆。

  鲁迅与徐渭,时隔400年的两位大师,一次交换,两朵花开,留下了中国收藏史上的一段佳话。


钱江晚报 全民阅读·特别报道 b0003 两段情:鲁迅·徐渭·曹漫之 2013-10-20 钱江晚报2013-10-2000012;钱江晚报2013-10-2000009 2 2013年10月20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