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n0007版:宁波城事·生活特刊

文章导航

  2013.7.29 星期一 责任编辑:邹洪珊/版面设计:傅泸淳 电话:96068 [报料:800005086]

  T3

  拍卖会上的十个信封

  暗示回风堂就在宝兴巷

  2010年秋,北京泰和嘉成秋季拍卖会上,第807号拍品为陈训正、吴公阜等人致沙孟海的十个信封,其中多个信封上有西泠印社老社员林乾良先生题识,应为其所旧藏。其中一个是冯幵写给沙孟海的信封,此信封上冯幵的落款地址为“甬上通利当弄四号”。这正为寻找到冯幵在宁波居住期间的地址提供了确切史料。“甬上”即指宁波,“通利当弄”地方志中没有记载,但今宁波市海曙区宝兴巷12号的门眉上,还残存有“通利”两字,据口碑调查,为当铺旧址。

  记者查阅今藏宁波市档案馆的1926年(民国15年)《电话号簿》当铺一页中,也确有此条“通利当”,其地址在水凫桥。水凫桥在宝兴巷北侧的永寿街与孝闻街交汇口上,与宝兴巷近在咫尺,将宝兴巷称之为水凫桥也不为过。另据《沙孟海年谱》中也明确记载当年沙孟海在冯幵家居住时,正是住在宝兴巷。

  可见,冯幵信封中所写到的“通利当弄”即指宝兴巷无疑。如果找到当年的宝兴巷4号就可以找到冯幵的回风堂,但宝兴巷4号又在哪里呢?

  揭开宝兴巷7个门牌号的秘密

  就能找到回风堂

  今天宝兴巷内计有12个门牌号,分别为北侧的1号、2号、3号、4号、6号、9号、11号,南侧的5号、7号、8号、10号、12号。 宝兴巷门牌号更改现象频繁。但可喜的是,宝兴巷内两侧多为清代及清末民国建筑,依旧完好地保存着传统建筑的院落格局,按一个院落一个门牌号为标准,极容易还原到宝兴巷门牌设立时最初的样子。记者对宝兴巷涉及的建筑及巷内门牌号进行逐幢、逐个的分析,也能帮助确认当年宝兴巷4号的准确位置。

  从宝兴巷建筑院落分析,宝兴巷基本形成后,应有七个建筑院落,其门牌号也应有7个,即现在门牌号的1号、4号、5号(7号)、8号、10号、11号、12号。

  另据海曙区档案馆所存1946年的旧警察局户籍登记表中记载,当时的宝兴弄(即宝兴巷,时称宝兴弄)也正好仅有七个门牌号。据1949年(民国38年)3月24日《宁波日报》中《户籍疑义门牌为何一改再改》:“本县原有门牌,自民国二十四年编钉,中经迭次变钉。”及1936年(民国25年)12月5日《宁波大报》中《甬公安局重编辖区门牌》:“案查本局辖区各户门牌,自二十一年六月编钉完竣,迄今已达四年有余,……门牌上应加以该管自治区域名称,重行改编搪磁门牌。”可见,宁波城区的门牌在民国间多次变化,但因为宝兴巷因为街巷短,建筑清晰,从宝兴巷最初编制门牌号到1946年期间,其门牌号没有作太大的改动,仅7个门牌号,这即佐证了当年宝兴巷内7个院落对应7个门牌号,这也为寻找原宝兴巷4号提供了捷径,分析7个门牌号的使用者,就可以找到冯君木的回风堂。

  回风堂4号

  就是现在的宝兴巷11号

  据《鄞县通志》所载,“宝兴”之名取自当时巷中一间由慈溪葛姓人家开设的宝兴当铺。宝兴巷10号至今为葛氏的族人所居住,仍可回忆出当年当铺的设置。虽然门眉上的当铺门额上店名已无法分辩,记者猜测,宝兴巷10号可能是宝兴当铺旧址。据宝兴巷10号的1952年10月房产证登记证,房产主人为葛起闾及葛李冰子。记者曾购得浙江大学教授葛起闾散失的藏书,其书中扉页中多有沙孟海早年为葛夷之所刻的“葛氏”印,且李冰子为葛夷之妻,由此可见,葛起闾应是葛夷之之子,而今天的宝兴巷10号正是葛夷之的故居。

  葛夷之原名文寿,字去疾。冯幵在为葛旸所描的《慈劳室图序》中有“慈劳室图者葛甥旸为其母冯孺人作也……余与孺人为从父兄,母俞恭人又先孺人姐也……孺人则命旸从余游。”由此可见,葛旸即是冯幵的外甥,也是他的学生。

  冯幵诗《自吾家甬上,与葛氏姊为邻,葛甥旸相依问学几十年所。壬戌九月徙而他适,感旧侧怆不能无词。会张蹇叟有诗赠旸,遂次其韵兼呈吾姊》中的“十载因依恰对门”一句,诗题中所提到的“壬戌九月徙而他适”是指葛夷之搬迁至青石桥。而宝兴巷10号门前直通永寿巷的小巷,据现在居住在宝兴巷11号的居民说,原小巷两头都有门,是宝兴巷11号内的通道,正对着宝兴巷10号门的大门在五十年代毁于台风,这也正符合诗中所写的“恰对门”。而且该建筑坐北朝南,其建筑中也却有沙孟海在《冯君木冯都良父子遗事》一文所提及的“1922年秋,招我住入他家西偏小轩,亲自督课。”中的西偏小轩存在。而现在的宝兴巷5号(7号)对门建筑都属于永寿街建筑的后门,也不符合冯幵“恰对门”的诗意,也不属于葛氏房产,不可能是葛夷之的旧居。宝兴巷8号,其对门是宗祠建筑。因此,基本可以认定,今天的宝兴巷11号就是当年沙孟海曾居住过的冯幵回风堂旧址。

  老慈溪系列首篇:

  这里是“慈溪四才子”之一冯幵的书斋,也是沙孟海的旧居,

  回风堂今何在?

  本报记者 邹洪珊 本报通讯员 李本侹

  冯幵(1873—1931),初名鸿墀,字阶青,又字君木,号木公,老慈溪县城(今江北区慈城镇)人。

  25岁起由拨贡官丽水训导,后升任宣平县学教谕。不久便称病回乡,与陈训正等人创办“刹社”教书育人。曾任宁波省立第四师范、效实中学教师。1925年,任上海修能学社社长,后病逝于上海。

  他与文友陈训正、应启墀、洪允祥四人,被誉为“慈溪四才子”。 生前和况蕙风、吴昌硕、朱古微、程子大等人过从甚密。

  回风堂是冯幵的书斋名,因其书斋名为回风堂,时人也称其为回风先生,其门人则多自称:回风堂弟子。

  冯幵自慈溪迁居宁波的确切时间据《慈劳室图序》“癸丑之岁,余尽室徒鄞。”一句可知,其定居宁波应在1913年。至1925年其受秦润卿之聘,迁往上海任修能学社社长。这期间冯幵居住在宁波前后长达12年。

  冯幵的回风堂,同时也是沙孟海的旧居, 1920年7月,沙孟海在辞去鄞县梅墟求精学校的教职后,至1921年2月,在冯先生的介绍下到屠氏家中担任家庭教师期间,沙孟海就一直住在冯幵宁波的家中,由冯先生亲自制定他的学习计划。即使在沙孟海迁居屠宅后,依然时常到冯先生家中去,直至1922年11月,沙孟海随屠氏迁往上海。

  民国时期,宁波的文化名人大都与冯幵的回风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沙孟海日记中就有明确记载,如钱罕、陈训正、虞含章、张原炜、童第德、洪左湖、沙文求、朱复勘、杨鞠亭等宁波当时名声赫赫的人物,都曾造访过回风堂。

  今天,冯幵的回风堂又在宁波的哪里呢?

  宝兴巷1号:今为赵叔孺故居。据原天一阁骆兆平先生早年听闻伏跗室主人冯贞群所述,今位于孝闻街与宝兴巷之间的伏跗室及宝兴巷1号、2号、3号建筑均为赵佑宸所建,其迁居上海后,即将前院出售给冯贞群。这一言论从建筑现状,也可看出现在的宝兴巷1号(海曙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将其定为赵叔孺故居)与伏跗室从建筑角度来讲,确原为同一户人家,可见其言属实。此为宝兴巷内的第一个院落。

  宝兴巷2号、3号:从其建筑形制看,该建筑应属于赵氏故居中的后偏房。

  宝兴巷4号:是一个单独的院落。

  宝兴巷5号、7号:现为一幢六层楼房,该楼房有二个楼梯,所占用两个门牌号。据调查,其原址也是一处单独的院落。

  宝兴巷6号:据对永寿街48号的建筑形制调查,永寿街48号实为原有建筑院落的后半进建筑,现在的宝兴巷6号为后期所建,据口碑调查,此地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为空地。因此,宝兴巷6号在民国22年左右,可视为永寿街48号院落的一部分,或是空地,不占门牌号。

  宝兴巷8号:其建筑外形其本与宝兴巷10号相仿,属同一时期建筑。宝兴巷9号:从其建筑形制看,其建筑坐南朝北,即背靠宝兴巷,面向永寿街,宝兴巷9号门,其应属于永寿街51号的后门。而永寿街51号,从其建筑形制看应属于大型公益性建筑,经口碑调查,确证了其原为陈氏祠堂,这也于建筑形制相符。

  宝兴巷10号:据口碑调查,该建筑早年是当铺,至今其后人仍住在里面,尚可回忆出早年当铺内的布置格局。

  宝兴巷11号:该建筑虽残损严重,但仍可以从建筑形制中看出,其原为坐北朝南的建筑院落,即背靠永寿街,面向宝兴巷。有建筑三进,及偏房等建筑。

  宝兴巷12号:今其正门上还可见有“通利”两个黑字,为当铺店号。正因为此当铺,宝兴巷也被称为通利当弄。

  》》宝兴巷

  慈溪历史悠久。春秋时属越,秦代设县,古称“句章”,至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始称慈溪,县治在今江北区之慈城。

  本报今推出“老慈溪”系列,对于慈溪的历史,如果你有老照片,或者一些古书籍,欢迎拨打爆料热线18957875810,或者微博@邹洪珊。

  QIANJIANG EVENING NEWS

  宁波城事·生活特刊


钱江晚报 宁波城事·生活特刊 n0007 2013-07-29 钱江晚报2013-07-2900002;钱江晚报2013-07-2900001;钱江晚报2013-07-2900010;钱江晚报2013-07-2900006;钱江晚报2013-07-2900008;钱江晚报2013-07-2900007;钱江晚报2013-07-2900009;钱江晚报2013-07-2900013;钱江晚报2013-07-2900012;钱江晚报2013-07-2900011;钱江晚报2013-07-2900004;钱江晚报2013-07-2900003;钱江晚报2013-07-2900005 2 2013年07月29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