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02版:重点

湖州一街道干部感染H7N9
曾参与扑杀活禽

记者深入隔离病房,面对面采访患者
提醒参与防治禽流感的工作人员,接触活禽更要小心,发烧要及时就诊

  昨日,我省新增4例H7N9禽流感病人,其中一例症状很轻的是41岁的张先生。

  张先生是湖州人,他与H7N9病毒“不期而遇”,缘于上周。当时,他作为街道干部,接到工作任务扑杀活禽,一周后,他被确诊感染了H7N9禽流感病毒。前天凌晨,他从家里被直接送到浙大一院接受治疗。

  昨日中午,记者在浙大一院新启用的隔离病区见到了张先生。他坐在病床上,鼻子插着氧气管,在吸氧治疗,精神还挺好的,忙着用手机上QQ。

  张先生的病房是个单间,里面没有放什么抢救设备,很安静。张先生笑着对记者说,感觉没什么不舒服,到医院更像是“休养”。

  扑杀活禽时

  鼻子捂得不够严实

  张先生今年41岁,是街道干部,主要分管安全生产,包括食品、餐饮等。这次禽流感来袭,护防工作也是他的分内事。4月8日凌晨,他接到通知,扑杀浙北农副产品交易中心的活禽。

  张先生说,当时他知道湖州有禽流感疫情,出现了一例确诊病人;不过,鸡身上有没有病毒,他不了解。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防护上可能简单了一点。他说,当时,进入市场的有五六十人,其中城管工作人员30多人,街道工作人员十几人,农业部门还有十几人。

  “进现场,你们有防护吗?”记者问。

  “有的,市场里暂时的养鸡养鸭房间,毕竟不太干净。我自己套了白色防护服,戴了两层薄的橡胶手套,外面又加了一副橡胶手套,但是没带眼罩,口罩只戴了2层普通口罩。我是戴眼镜的,当时鼻子上捂得不严实,可能这点疏忽了。”

  张先生回忆那天是凌晨1点多出门的,扑杀工作从2点开始,直到凌晨5点才结束,扑杀了7000只鸡,忙了3个多小时。

  回到家里,张先生没惊动家人,马上洗衣服洗澡,几乎一个晚上没睡觉。第二天他也没休息照常上班去了。

  一周后发烧

  测出病毒阳性

  记者问,直接跟活禽接触,当时自己慌不慌的?

  张先生一下子笑了:一点都没慌,你想啊,那些卖鸡卖鸭的,一天到晚跟活禽打交道,都没事。而且我们去现场,一个栏里几百只鸡,几乎也没有瘟死的。所以当时没觉得有太大危险。

  正好一周后,14日中午,张先生感觉人有点发烫。“平时有这点症状,我不去医院看的,自己吃点感冒药就算了。但这次,我自己有点不放心,毕竟扑杀过鸡,直接接触了活禽嘛,下午我上医院去了,医生给我量体温,36.9℃,属于正常的,医生说不用吃药,回去吧。”

  于是张先生就放心回家了,按照医生的说法,尽量多喝水。

  但第二天周一早上,张先生自己测了一次口腔体温,有37.5℃,他心里又打了个问号:体温又稍高一点了,到底有没有事?

  警惕的张先生,再次去了趟医院。验血结果白细胞正常的,其他指标基本也正常。医生说,没有炎症,抗生素就不要用了。见他不放心,问他要不要做胸片检查?张先生想了想说,不要拍胸片了,做个H7N9禽流感病毒检测吧,这样好安心。

  医生说,按照H7N9筛查标准,体温不高,一般不检测病毒。于是医生劝张先生先回去休息。

  张先生又返回单位,中午稍休息了一下,下午再量体温,此时达到37.8℃,又微升了一点。张先生开始真的不放心了,“一旦体温再高上去,恐怕要耽误病情了。”

  张先生主动与疾控中心联系,去做了个咽拭子测试病毒,那时,是15日下午5点多。

  当天晚上10点钟,疾控工作人员出了检测报告,果然如张先生担心的那样,H7N9禽流感病毒呈阳性。

  当晚单位派车,直接把张先生从家里送往浙大一院就治。路上几乎没耽搁,他们凌晨赶到了医院。

  医生赞他

  就诊及时症状轻

  张先生说,自己蛮注意的,14日感觉自己发烧了,就把自己办公室的门关上,避免多接触人。回家也跟老婆说,自己单独睡一个房间。

  昨日,张先生老婆、儿子和身边接触过的人都接受了H7N9病毒检测,都是阴性,没问题。这让张先生大大松了口气。

  前日浙大一院给张先生做了全面检查,仅仅是体温稍高,肺部基本没症状。医生给他用了抗病毒的药物。昨日一早,张先生的体温已经恢复到36.8℃,也没有出现全身酸痛的症状。

  接诊他的医生冲他竖起大拇指:警惕性高,来得及时。

  张先生说,自己挺幸运,体温一直没冲上去,治疗得及时,谢谢医生。

  我问他,在湖州的家人放心吗?他说,家人很乐观,我每天跟老婆QQ联系,医院的饮食清淡,吃得下睡得着,调养得很好。


钱江晚报 重点 a0002 湖州一街道干部感染H7N9
曾参与扑杀活禽
2013-04-18 2991314 2 2013年04月18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