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 数字报纸


a0004版:全国两会

连续7年呼吁公务员财产申报立法,目前尚无时间表

韩德云:小步前进 我不气馁

2010年,中央纪委回复他时明确表示“已经着手起草建议稿”

  本报特派记者 尤畅

  “不留胡子,领导记不住。”

  说这句玩笑话的是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律师协会会长韩德云。

  韩德云留着络腮胡,在人大代表中总是显得格外醒目,然而,他为众人所熟知并不是因为络腮胡,而是他在全国两会上连续7年“建议公务员财产申报立法”。

  在韩德云看来,公务员财产申报是反腐体系的一个最根本的制度。

  经过3天的联系,昨天傍晚,韩德云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呼吁这么多年,我国的“公务员财产申报立法”还在悄悄地小步前进,具体时间表仍不得而知,对此,韩德云表示“我没气馁”。

7年:财产申报立法的“符号”

  2003年,韩德云当选十届全国人大代表。

  2006年,韩德云说服另外29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题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立法》议案,之后每年都提。

  虽然民间应和声一阵高过一阵,相关部门也有回复,但他的建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采纳。

  今年两会召开前,对于是否继续建言公务员财产申报的问题,韩德云心里其实还是有点纠结。

  “后来我了解了一下社会上的反应,大家继续关注而且都认可,都认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建立可以从根本上预防腐败,给了我很大的信心。”韩德云说,“7年了,年年都提,其实不是我个人在坚持,而是整个社会在坚持,媒体也很关注,我这个当人大代表的,就要扮演好民意传递的角色,我就是一个‘二传手’而已。”

反应:这些年还没有人反对这个建议

  在韩德云看来,公务员财产申报是反腐体系的一个最根本的制度。

  “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一旦建立,如果官员的财产能够保证定期、定时公开,某个官员即使通过滥用他的职权谋取了利益,他的利益也没地方可用,他贪了钱最后没有办法用钱。因为你以前有多少钱,今天有多少钱,都是在公开的接受社会监督。”韩德云说,当然,这并不是很多人理解的要把官员“脱光”,而是要处理好公民监督权与官员隐私权之间的关系。

  韩德云坦率地告诉记者,他连续7年建言公务员财产申报,没有听到身边的人表示过反对。

  “包括官员在内,也都是赞成的。” 韩德云说,因为现在的核心问题是究竟应不应该有财产申报制度。所以,从应不应该有财产申报制度来讲,我听到的绝对是支持的声音。

  “如果真要说有不同意见的,那都是在说如果这个制度要出来的话,应该要怎么去具体操作。是应该先从下面做,还是应该从上面做?是先从某些岗位去做,还是一开始就从全部的岗位就来做?如果要说反对的话,可能是这种反对的声音。”韩德云说。

建议:财产公示从腐败高发的行业试点

  韩德云认为,官员财产公示应该自上而下地推行。他建议是中央统筹安排,地方、行业突破。中央要通过法律的手段开展这项工作,选择重点行业和重点地区,从这些高危岗位试点突破,然后再推广。

  “对行业来说,主要应该是行使审批权的行业,腐败比较高发的交通建设、建筑、房地产行业,以及群众关注度比较高的司法领域。”韩德云说。

  “对人来说,应主要选择各个单位的一把手。”韩德云说,行政性官员和事务性官员的对待应该是不一样的。因为腐败高发的是行政性官员,通俗地说就是一把手,只有他们才能左右权力。一般事务性官员,他们贪不着,不应该一刀切,什么都没贪着的,整天揪着不放,这样也不公平。

回复:有关部门的回复一年比一年积极

  7年间,韩德云的相关议案还在继续提,让他欣喜的是有关部门的回复让他看到了明显变化。

  “有关部门包括中纪委每年回复来看的话,一年比一年积极,一年比一年实在。”韩德云说。

  有关部门最早的回答是这个条件不具备,称存款没有实名制,没法报,也没法查。

  “第二个阶段,他们的回复是在研究,看看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是怎么要求官员做财产申报和公开的,也就是进入到调研的阶段。”韩德云说。

  第三个阶段,也就是在2009年以来,中央纪委的回复是“正在抓紧落实该项工作”。当年温家宝总理在做客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时也提出“正积极准备实施官员财产公开”。

  2010年,中央纪委在回复中明确表示,“已经着手起草建议稿”。

  虽然只是起草阶段,完全没进入立法阶段,但着实让韩德云高兴了好几天。

  “7年了,虽然官员财产申报立法还没有一个时间表,但我没有气馁,因为现在至少已经在起草阶段,这可是立法的必经之路。”韩德云说。


钱江晚报 全国两会 a0004 韩德云:小步前进 我不气馁 2012-03-13 2366614 2 2012年03月13日 星期二